念あ

喜帕。

☆all女体帕注意

故事背景为19世纪末
主人公

☆女体帕,全名为   薇奥莱塔.帕洛斯   周旋于巴黎上流社会的一位年轻貌美的名妓。而年龄仅有16岁。另有黑暗童年私设。

☆伊诺克.安迷修
伯爵,据说还是一个皇世家族的嫡系。

☆ 克里斯汀.诺万.雷狮
公爵,玩世不恭的贵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篇属安迷修视角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是在交易所的商店门口遇到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辆敞篷四轮马车停在那儿,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女孩从车上下来。她走进商店的时候引起了一阵低低的赞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隔着橱窗望着她在店铺里选购东西。我原来也可以进去,但是我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害怕我毅切的热意会惊扰到她。然而那时候,我也没有想到以后还会见到她——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服饰典雅,穿着一条镶满花边的洁白长裙,与她的白发相得益彰,使她美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她看起来才十五岁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带点异色的眼瞳下有一小块痣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我不得不说正是这块痣让眼前注视的这个人增添了点妖治的风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她又登上她的敞篷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店铺里一个小伙计站在门口,目送这位穿着高雅的漂亮女顾客的车子远去。我走到他身边,请他把这个女人的名字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她是帕洛斯小姐,”他回答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不敢问她的地址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因此这个印象就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,迫使我到处去寻找这个穿白衣服的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以后,喜剧歌剧院有一次盛大的演出,我去了。我在台前旁侧的包厢里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帕洛斯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那位年轻的同伴也认识她,因为他叫着她的名字对我说:

        “您看!我再没见过如此漂亮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 正在这时,帕洛斯拿起望远镜朝着我们这边望,她看到了我的朋友,便对他莞尔一笑,做手势要他过去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去跟她问个好,”他对我说,“一会儿我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情不自禁地说:“您真幸福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幸福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她刚刚向你招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爱上她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不是的。”我涨红了脸说,因为这一下我真有点儿不知所措了,“但是我很想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跟我来,我替您介绍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先去征得她同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啊!真是的,跟她是不用拘束的,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迟疑了,初来的爱情使我愧涩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同伴已经和她打完了招呼。

        领着我去了开设在剧场过道上的一个糖果铺。

        我真想把整个铺子都买下来。

       正在我观看可以买些什么东西装进袋子的时候,我的朋友开口了:

       “糖渍葡萄一斤。”

     “您知道帕洛斯爱吃这个吗?”

     “她从来不吃别的蜜饯,这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     当我们走出店铺时他说,“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?”说着,他稍稍靠近我耳边,“她是一个妓女,一个地地道道的妓女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跟在朋友的后面,心里有一阵当机。

       初次相遇时眼中的洁白顿时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   当我走进包厢的时候,帕洛斯正与别人谈笑。

       我的朋友把我介绍给她,她对我微微点了点头,接着就说:

       “是位俊先生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 “在下安迷修,小姐。”我俯下身吻了吻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在拿蜜饯的时候,她对我望了望,带着微笑。我垂下眼睛,脸涨得绯红。

       戏剧快结束的时候我和同伴告辞。

       他马上发觉了我的异样。

       “我的朋友,敬爱的伯爵,”他说着拍了拍我的肩,“爱上这种女孩不值得,她只会爱上你口袋里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明白的,你用不着操心。”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帕洛斯对我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算了吧!总有一天我会听到你为她倾家荡产的消息。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那样也不能怪你,但她是的确是一个值得弄到手的漂亮的情妇!”

         天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时地抬起眼睛望着我刚才匆匆离开的包厢,那里新的来访者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我根本就忘不了帕洛斯,另外一种想法在我脑子里翻腾。我执着的本性喃喃自语,就是倾家荡产,我也要得到这个女孩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走出场子,我听到楼梯上有——的衣裙声和谈话声。我闪在一旁不让人看到,只见两个青年陪着这两个女人走过。在剧场的圆柱走廊里有一个小厮向她们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去跟车夫讲,要他到英国咖啡馆门口等我,”帕洛斯说,“我们步行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 几分钟以后,我在林荫大道上踯躅的时候,看到在那个咖啡馆的一间大房间的窗口,帕洛斯正靠着窗栏,一瓣一瓣地摘下她那束茶花的花瓣。

       身后有一个英俊的男人俯首在她肩后与她窃窃私语。半响,帕洛斯随手扔掉手上的茶花。帕洛斯转过身双手亲昵的搂上男人的颈脖,拥吻。

        是雷狮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一紧,当今皇世后裔,一向的玩世不恭这是出了名了

        我感觉我的心就像她从手上像那茶花般丢下。

        莫名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我走进了附近的金屋咖啡馆,坐在二楼的楼厅里,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窗口。

      深夜一点钟,我掏出怀表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 帕洛斯一个人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 我也跳上一辆轻便马车尾随着她。

      她的车子驶到昂坦街九号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她从车上下来,一个人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  她没有和雷狮一起,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 从此以后,我经常在剧院里,在香榭丽舍大街遇见帕洛斯,她一直是那样美丽,而我始终是那样激动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一连有两个星期我在哪儿都没有遇到她。我派人打听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 

      

     
ps:《茶花女》的剧情,但是我不是很有耐心所以随手写的,不喜勿喷。

   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

像伫立在雨中,淅淅沥沥,流淌人心。